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於2002年法律年度開啓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二零零二年法律年度開幕禮致辭稿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律政司司長、律師會會長、法官閣下、各位嘉賓、法律界同業、女仕們、先生們:

自成為執業大律師以來,本人盡可能出席每年的法律年度開幕禮。但都不是只為參與盛事而來。每年出席法律年度開幕禮都是希望藉此感受自己是香港法律界的一份子,與諸位具法律學養、信賴法治,並致力令法治在香港彰顯及發揚光大的先生女仕們聚首一堂。於過去一年裡,我們或許埋首於工作,忙於履行職責而無法抽空思索作為法律工作者所擔當的角色,以及這角色對法律工作者本身、我們所在社群及香港整體的意義。法律年度開幕禮正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讓我們暫且卻步思量,回顧在過往一年所做一切,及為來年擬定宏圖。更重要是我們能際此良機,思考自己在香港法律制度中扮演的角色。

體現了行業的優良傳統,大律師在現今香港除了為當事人處理案件外,還擔當三個要角,分別是法律義務工作者、法律改革者及法律老師。

就法律義務工作方面,大律師公會的「法律義助服務計劃」正提供免費諮詢及出庭代表服務予有需要,但既無能力聘請私人律師,又得不到法律援助的巿民。現時已有多於100位大律師支持計劃,以義務性質提供法律服務。公會的「法律義助服務計劃」是大律師提供與法律有關的義務工作中,最直接及最常被引述的例子。其實,還有其他不同形式的法律義務工作,亦不容忽視。其中包括大律師在政府核下的委員會、諮詢機構、上訴委員會、志願機構董事局及其他監察和顧問機關提供的服務。

一個法治的社會,大部份法律改革應由巿民提出而非強加於巿民身上,法律工作者應主動提倡改革。除了在立法會當議員,很多大律師亦現任或曾任法律改革委員會委員。每當立法會向公會諮詢法例草案,公會總是責無旁貸地提交意見。這方面的努力,將會繼續。

三個要角中,法律老師最為重要。巿民必須體味法治之可取,了解法治制度如何保護並有利於他們,才會珍惜及捍衛法治。法治亦必須得到巿民支持才能茁壯發展。

為充分履行法律老師一職,大律師公會經常出席公眾論壇、接受私人團體邀約出席各類研討會,也參與電視和電台廣播節目,言簡意賅地向巿民闡釋深奧的法律原則及概念。大律師公會會員亦於報章撰文,與巿民分享何謂法治及如何透過法治監管政府,保護弱小。公會還訪問中學和大學,與未來社會主人翁分享法治所繫,讓他們更明白我們一向緊而慎之的法治價值觀。港人必須明白在一個真正秉行法治的世界級城巿裏,法律必須用以保衛基本人權及自由,而非只是統治者的統治工具。大律師公會期待與相關團體合作,在普及法律教育方面,再盡綿力。

公會在涉及香港法治和執行公義的事宜方面持理性、合理的立場,堅守原則,一直備受尊重。2001年裡,在這方面值得一提的廣泛研討包括《公安條例》、政府向人大提請釋法、邪教法、《行政長官選舉條例草案》及無證兒童被拒入學等問題。公會將繼續就有關公共事務的辯論提供探討有關法律問題的正確觀點。就算該等辯論富爭議性,甚至有時被不必要的政治化也不例外。當這些辯論中其他參與者均因既得利益或既定立場而未能完全客觀地立論,公會所持不偏不倚,從專業角度出發的法律意見,不但是一股清流,更有助打破疆局,為有建設性的辯論以法理定下範圍與指標。

巿民每加入這些討論,就更了解法治。如政府不抱防守態度,能坦誠地向巿民解釋其政策及所涉的法理原則,此類討論定更能奏效;對巿民更明白法治方面必收事半功倍之效。這麼一來,政府亦可減少因不必要的對壘把社會推至兩極,也可避免不必要的內耗,使浪費了的時間和資源能有效地利用於其他方面。

要能繼續提供高質素服務和演好以上三角,大律師這專業必須具備實力和獨立性。

公會深明提升會員水準的必要,並已與香港大學及香港城巿大學緊密合作,研究如何提高正修讀法律專業文憑課程中,有志投身大律師行列的同學之水準。再者,繼四年前推出了持續法律專業進修課程後,公會剛推出了強制性課程,規定見習大律師必須從指定課程中獲不少於總分14分,才可取得正式執業資格。其中8分必須從參加有關訟辯、起草法律文件及專業道德與成規的工作坊中取得。公會的見習大律師批核委員會最近向師徒均發出了指引,務求能更有效地監察培訓過程。

為使更多巿民能利用法律和法庭程序來解決問題和保障自己的權益,公會兩年前提出了精簡民事司法制度的建議。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工作小組在最近的討論文件中,也採納了部份公會先前的建議。

從公會付出的努力,可見大律師是其非常關注公眾利益的。

一個具實力且獨立的大律師專業,只有在能繼續吸納更多精英加盟,才能繼往開來,承先啟後。要獲這些精英垂青,大律師專業必能向他們承諾行業具前景,晉身其中必有可為。這道理顯而易見,不用多談。本人懇請社會各界在考慮香港法律專業制度改革的有關建議時,就這方面能作充分考慮,於願足矣。

最後,本人謹祝願各位法官、女仕們、先生們有一個豐盛的2002年。

謝謝各位。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
梁家傑資深大律師
二零零二年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