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大律师

除了个别司法区的法律存在差异外,在全球,法律专业大致分为「混合」及「专业分流」两种模式。例如中国和美国便是采用「混合模式」,当地的律师一律以「受托代理人」(Attorney) 的身份执业。有些司法管辖区则采用「专业分流」,法律专业分为大律师(又称「讼务律师」)和「律师」(又称「事务律师」)两个分流。

大律师专业源于英国,在十三世纪初,「大律师」最先冒起,然后,法律专业发展至「律师」和「大律师」两个分流。目前, 除了英格兰及威尔斯外,其他的司法管辖区如爱尔兰、北爱尔兰、苏格兰、澳大利亚、新西兰及南非仍然沿用「专业分流」。


香港过去是英国殖民地,法律专业承袭英国的传统司法制度。 1844年,香港制定首条《最高法院条例》,赋予当时的最高法院委任大律师及律师的权力。自此香港的法律专业便朝着「大律师」和「律师」两个分流发展。自1997年7月1日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后, 《香港特区基本法》订明「一国、两制」,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得以延续。

现时香港约有1,500名执业大律师,其中100名为资深大律师(即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前的「御用大律师」)。资深大律师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委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会考虑其业内的能力及成就,委任少数出类拔萃者为资深大律师。

香港亦有少数拥有大律师资格, 但以雇员身份受聘于工商机构的「法律顾问」(in-house counsel), 他们不能在港私人执业。与此同时, 不时有一些海外的御用大律师 (Queen Counsel) 会以「专案认许」(Ad-hoc Admission) 的方式, 接受委聘到港为个别案件出庭。

(相片由司法机构提供)

有时候很难去解释清楚香港的「大律师」专业。然而,大律师拥有下列的特质:
(1) 大律师是讼辩专才,他们亦可透过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意见
(2) 大律师必须经律师转介聘用
(3) 大律师是独资经营,完全独立、客观、不受干预
(4) 大律师坚守「不可拒聘原则」(Cab-Rank Rule)

让我们先讲解上述大律师之特质,解释「大律师」和「律师」的分工,进而说明他们所担任的不同角色。法律工作牵涉很多执业范畴, 人们很自然会想到诉讼、楼宇买卖、遗产及商业交易等。探用「混合」模式的国家,律师按当地的法律处理所有执业范围内的工作,当然个别律师或会选择专注于某些执业范畴。在采用「专业分流」的国家或地区,大律师和律师则会分工合作, 各尽其职。

大律师是讼辩专家。他们专长是「打官司」,为当事人据理力争, 透过诉讼或仲裁为当事人排难解纷。在香港,除了某些于法例上禁止聘用法律代表出庭的审裁处外,大律师在各级法院独有不受限制的出庭发言权。而律师则须通过「较高级法院出庭发言权评核委员会」批准,才可在更高级别的法院(包括高等法院原讼庭、高等法院上诉法庭及终审法院)发言。

其实大律师除了出庭「打官司」外,他们在诉讼或仲裁的过程中还会担当十分重要的角色。在立案之前,当事人会(透过律师)咨询大律师其索偿的理据是否充分,是否有胜算,从而决定应否采取法律行动追讨。若决定诉诸法庭,大律师会应当事人律师之指示草拟讼书及法律文件,并在不同阶段的法律程序中就所各方提出的证据作出检讨和预测胜算,并按当时情况提供所需的法律意见。

提供法律意见是大律师另一项主要的工作范畴。纵使不是对簿公堂,客户或其律师亦不时需要大律师就其个别情况提供法律服务。例如草拟复杂的商业合约、公司重组对税务所带来之影响、交易是否会触犯某些法律条文…等。

大律师专职负责讼辩工作和以书面形式提供法律意见,这职责不仅是大律师专业的特质,亦是维护香港的法治的中流砥柱。香港法庭聆讯采用的是「对讼式制度」(adversarial)。和大陆法系的「查诉式制度」(inquisitorial)不同。香港的法官不负责调查和搜证,和其他英美法系的法官一样,他们就像球赛的球证,在席上听取各方提出自己的理据和抗辩,法官的地位是中立的,不会参与举证和盘问。各方代讼人各为其主,在专业守则容许的范围下强调对己方有利的事实及法理依据,运用战略盘问证人,为当事人争取最有利的判决。在这制度下大律师的讼辩质素对维持公义显然十分重要,除非他们能在庭上有效地陈述当事人的理据,否则法官可能不能作出最合符公义的裁决。

「大律师行为守则」中规定大律师必须以法律工作为主,他们必须专注钻研法律条文和法理,确保专业质素。无可否认,讼辩技巧需不断磨练,唯有专注诉讼和不断出席聆讯,吸取实战经验方可胜任大律师工作。

大律师必须经律师转介聘用除了一些专业人士或机构在法例上容许他们直接委聘大律师外,市民须透过律师转聘大律师。市民不能与大律师有直接的合约或委聘关系。大律师须与当事人的关系保持距离,这转聘制度令大律师可专注钻研法律,一心一意地「打官司」, 而律师则担当中间人为大律师与当事人沟通。大律师作为法律执业者,若跟当事人有太紧密的联系便有可能会产生偏颇,影响其对案件的客观性。有时,有人会认为同时聘用律师和大律师,客人须缴付双重的费用,诉讼成本可能增加。但事实却不然,一宗诉讼的进行需要律师和大律师分工合作,两个法律分流的事务范围泾渭分明,各司其职,客人可享有更专业的法律服务。

大律师是独资执业这与律师或其他专业人士不同,大律师不能与其他大律师合伙经营,亦不可成立公司,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持大律师专业的独立性。假若大律师可以合伙,他可能会受其他合伙人的制肘,需要考虑合伙人的利益和意见。试想想,假如一名客户因某大银行职员疏忽而引致损失,决定向银行提出控诉。该名当事人向合伙经营的律师事务所求助,其中一名律师认为银行需赔偿当事人的损失。与此同时,有多个楼盘开售,其他合伙人计划扩展按揭业务,不欲开罪某大银行,以免影响日后的合作。在这情况下,不单该名律师受到影响; 更重要的,限制了当事人诉诸法律、寻求公义的权利,亦剥夺了聘用该名律师的机会-他可能是处理这宗索偿的理想人选!< /p>

大律师虽是独资经营,但他们亦习惯「群居」。他们很多时会共同租用办公室(chambers)共享资源,平均摊分支出,亦可互动和交流。有一点必须要留意,大律师是「个体户」,各自执业,只共同分担支出,不能分享利润。

另外,大律师须遵守「不可拒聘原则」(Cab-rank Rule)。只要客人愿意付某大律师的费用,而案件是其执业范围,不论案件的类型、性质、长短和复杂程度,他都不能拒接案件,正如人们「打的」一样,的士司机不能拒载,除非大律师在处理该案时存有利益冲突或知悉一些机密的资料影响他的独立性和客观性,否则不可拒绝处理某些案件。

大律师不能以客户的政治、道德和其他背境而拒绝处理某些案件。例如他不能以讨厌性侵犯者为由而拒绝为其抗辩。 「不可拒聘原则」的理念是在法庭判决之前,无人能判定某人的「对、错」。在「抗辩制」下,法官才能判定「对、错」。大律师的责任是协助法官,有效地陈述己方理据,法官在听取各方的论据和证供后,作出判决。 「不可拒聘原则」确保每人都能受到法律保护。

香港大律师公会是规管大律师的专业团体。大律师如在香港执业。必须加入公会成为会员、缴交会费、购买专业弥偿保险。公会才会颁发执业证书。

所有执业大律师的专业操守受「行为守则」(Bar Code)严格规管。 「行为守则」列明大律师职责和规管专业行为的原则。若公会接获有关大律师违反「行为守则」之投诉,公会执委会会将投诉转介纪律委员会跟进。若投诉可能涉及专业行为失当,「大律师纪律审裁组」会对相关的行为或操守进行研讯。纪律审裁组的聆讯由一位资深大律师会同其他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委任的公众人士审理。法律规定此聆讯必须公正; 被投诉之大律师有权就有关控罪作出抗辩。倘若该名大律师被裁定为专业失当,纪律审裁组有权执行纪律处分,包括罚款、暂时吊销执业资格,严重违规者可被除牌。

众所周知,法治是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香港的大律师不单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我们对社会的责任和使命是透过法律专业知识,捍卫法治,令人们的权利得到保障。